蘇蒙的大喜日子

我在巴黎猶太區的地鐵站外遇見蘇蒙(Shlomo) , 我們談了很長時間, 我向他傳福音及分享見證。蘇蒙最近離開極端正統派猶太教組織(Chabad Lubavitch movement),我多麼感恩有這奇妙的機會向蘇蒙分享講述耶穌!當我提出一起奉耶穌的名祈禱,蘇蒙出乎意料地答應,這真是上帝的恩手引領我們相遇。

之後發生的事仍教我感到驚訝。禱告後,蘇蒙的未婚妻雪莉(Shelly)走過來,他希望我能同樣為雪莉祈禱。蘇蒙簡述雪莉的背景,形容她極需要奇蹟出現。當雪莉來到,蘇蒙立即告訴她,我會為她祈禱。我提醒雪莉我將會奉耶穌的名祈禱,因這是我唯一的禱告方式。與蘇蒙一樣,她答應我為她祈禱。

幾日後,我們再次會面,雪莉面上掛起燦爛的笑容。她興奮地告訴我,我為她祈禱已得到回應。這經歷使蘇蒙和雪莉敞開心扉與我建立關係,亦使我有機會認識巴黎的極端猶太教群體,他們邀請我在住棚節結束前一同參與兩個活動。對我而言,在幾日內就認識了這極端猶太教徒群體,似乎有點奇怪,但上帝透過這些活動鞏固了蘇蒙與我之間的信任和友誼。我知道上帝正在動工,但未完全明白祂的計劃是什麼,謎團在幾日後揭曉。蘇蒙邀請我在他的婚禮擔任其中一名證婚人,這是我莫大的榮幸,我欣然答應。

婚禮當日, 我事先與蘇蒙的好友傑恩(Jean)見面,結伴前往當地市政廳。雪莉特意上前向我道謝,提到蘇蒙何等重視我︰「只是幾個月時間,他已視你為其中一名摯友……」我深受感動。婚禮結束後,我們在船上共進晚餐,談論上帝、律法書、神的恩典及彌賽亞,非常精彩。我可自由地談論耶穌,以及基督教的猶太根源。感謝主!

回家路上, 我收到另一名猶太朋友羅拔(Robert)的視像通話。羅拔信奉印度教的克利須那派(Hare Krishna,印度教的神秘教派),有意舉行神學辯論,我便邀請蘇蒙及傑恩與羅拔一同談論信仰,他們很快相約會面。接下來發生的事又是奇妙:蘇蒙、傑恩、羅拔與他的猶太朋友在視像通話中延續了我們四人先前在船上的福音話題。毋庸置疑,上帝掌管這一切。當他們辯論妥拉(Torah,摩西五經)律法的限制時,我祈求他們有一天藉着彌賽亞耶穌得著真正的生命。

請祈禱,願蘇蒙、傑恩、羅拔及我在巴黎認識的猶太朋友早日歸信救主耶穌。

本文刊於第80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