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快樂生辰?

愈來愈多人說五旬節是教會的生辰。在過去幾年的五旬節都有人舉行好些慶祝會。這些派對當然少不了雪糕、糖果、汽球之類的東西!有人更特地為這個節日譜了聖詩,使「教會生辰」這個概念更形象化。

教會在五旬節當日誕生並非一個嶄新的理論。不過,這個概念卻未被廣泛認同。我們需要詢問,聖經在使徒行傳的第二章所記載的事情是否顯明神在救贖計劃中另闢蹊徑。

希臘文的ekklesia一字在英文中譯作church,基本含意是指「被呼召的」。基督教會被神從世俗裏呼召出來跟從基督。然而主的召喚並非始於五旬節,在使徒行傳七章卅八節,司提反說明神也曾在曠野有過一個ekklesia。

主前三世紀的希臘文舊約聖經稱以色列為神的ekklesia。以色列之父亞伯拉罕奉神的召喚,從迦勒底吾珥出來,與神為友。他的後裔成了一群特別的子民,有別於其他國家。他們正是神的會眾、神的教會。

教會不是一個新的群體。在保羅宣教以前,教會的大部份成員都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後裔,當中固然也有例外,如我們所熟悉的耶利哥的喇合、摩押人路得、赫人烏利亞,以及敘利亞人乃縵。主後的二千年裏,「被召」的人大多是外邦人。保羅在羅馬書十一章中形容以色列是橄欖樹,信徒是樹的枝子。有幾根枝子「因為不信,所以被折下來」。但不論是原來的枝子或野橄欖的枝子,都是接在同一棵樹上的。

就憑這個事實,我們知道教會已取代了以色列作子民這個說法是毫不合理的。以色列怎樣取代以色列呢?教會又怎能取代教會呢?

因此,教會並非神的「新以色列」。在五旬節當天,「教會」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福音開始從耶路撒冷傳出去。漢森(Kai K –Hansen)曾寫過這樣的一句話:「藉著五旬節,神的末日教會開啟了宣教工作。」

本文刊於第13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