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來辯論

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宣教士不是經常得到猶太團體的領袖約見。去年十二月,一位猶太領袖邀請高雅歷到他的辦公室傾談信仰。

這位男士堅信拉比的傳統,認為人性本善,換言之,我們與生俱來便有向善之性,只是趨惡之性亦同時存在。雅歷用創六章五節的經文「耶和華的見證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直接反駁他的看法。那人不慌不忙的辯稱洪水前人類的心思或許如此,大水後人類的道德卻已改善。

雅歷指出這種新穎的詮釋既非由聖經而來,又得不著歷史的支持,以色列歷來的拜偶像風氣和違抗神的史實實在表現了人性的邪惡。那人決要駁倒雅歷,便引了約書亞七章說以色列全會眾雖困亞干一人犯錯定罪,實際上並非每一個百姓都有錯或皆如亞干般敗壞,固此,縱然亞干及聖經中其他人物的言行敗壞,我們不能以偏蓋全的說人性本惡。

於是雅歷便了耶利米書十七章九節:「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那人卻推說它們只是針對先知講話的對象。雅歷有見及此,便指出先知耶利米為防別人誤會他所指的只是一小撮以色列人的內心情況,便用了halev這個單數詞(意指人的心)而非一個複數詞(泛指「你們的心)。對方因見雅歷的論點充份有力,心中不安,便說大家在這問題上的見解可以並存,不如轉換另一個題目來討論。雅歷可沒有讓機會溜走,隨即跟他說詩篇五十一篇五節,那處寫到一代君王大衛嘆息自己是在罪孽裏生的,在他母親懷胎時已經有罪了。

接著討論的是祭司的職任及獻祭的制度。雅歷指出神在舊約中設立那些複雜的禮儀的目的是要讓人知道他們需要一位中保,好使他能在神面前代表眾人,又藉著他所流的血及犧牲成就代贖的工作。今雅歷感到詫異的是對方竟然同意這點,因為拉比向來主張人藉善行可以去到神那裏,沒有中保也行。雅歷隨即領他讀詩篇一一零篇,當中所講述的祭司乃按著麥基洗德的等次,而它和新約中的希伯來書之教訓又有何等緊密的關連。雅歷得悉對方從未讀過新約全書,便建議他不如把它唸了,看看聖經是怎樣論及這重要的事情。

另外有一位男仕曾接受雅歷的探訪,可是那次到底也沒有談到屬靈的事。近來這人表示相信死亡是人類的終局,卻又預期雅歷必不同意,並且會引用聖經來証明他是錯的。雅歷卻非如此,他認為眾人之所以怕審判,是由於我們不配與神同在。對方表示同意之餘,又透露自己也在抑壓對這方面的恐懼,卻百思不得其解。雅歷便著他思想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都傳講大審判必在末日來臨,惟有藉著信靠那義者的耶穌基督,人才能不怕審判及被定罪。談到這處,他整個人沉默起來,可是,在他還沒有來得及作出表示時,他的妻子跟母親已踏進房間了。

本文刊於第1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