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爾福宣言 (Balfour):一世紀後的今天

1917年11月2日,前任英國首相貝爾福(Arthur James Balfour)寫信向英國錫安主義聯盟保證,政府贊同「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民族家園」。發表宣言時,英國正與德國交戰,貝爾福在大衞.勞合.喬治(David Lloyd George)的聯合政府中擔任外交大臣。自由黨首相勞合.喬治,是在聖經教導下成長。他是貝爾福宣言的推動者,他在戰時的十人內閣,閣員大多是熟悉聖經的基督徒,全心支持錫安主義者重新建國成為猶太人家園的心願。

貝爾福在蘇格蘭長老會的家庭長大,相信文明的基督教社會欠了猶太民族很大的債,深受「渴望給猶太人在世上一個應有的地方」所驅動。他寫的這封信被稱為「貝爾福宣言」(Balfour Declaration),改變了歷史。貝爾福宣言發表後數週,英國亞倫比將軍(General Edmund Allenby)和他率領的部隊,不費一槍一彈開進耶路撒冷,結束了土耳其奧圖曼帝國對這地區的統治,讓英國得著有利位置建立猶太人家園。

1920年4月,協約國和同盟國在意大利的聖雷莫(San Remo)商討如何劃分所攻佔的地區,會議發表了聖雷莫宣言,確認貝爾福宣言。這宣言成了以色列的「大憲章」。聖雷莫會議任命英國托管巴勒斯坦,幫助猶太人定居於當地。1922年聖雷莫宣言被國際聯盟(聯合國前身)採納,由51個國家簽署確認。

以色列特拉維夫本古里安機場,展示了一幅從太空拍攝的照片,看見以色列在中東這沙漠中,是一片綠油油的綠洲。一百年前,整個地區都是沙漠,但歸回錫安者辛勤勞苦工作,將瘧疾沼澤和荒蕪沙漠改變成沃野良田。

有人會問:若沒有貝爾福宣言,今天的中東會是甚麼模樣?

沒有貝爾福宣言,中東不可能有猶太國家,成為世界各地受排猶主義迫害的猶太人之避難所。只會有很少的基督徒會探訪聖地,可能和之前的千百年一樣,仍是荒場。

沒有貝爾福宣言,只會有極少數能證明新舊約聖經是可靠的考古遺跡被發掘出來。這地區的聖經考古學,在以色列立國後才啟動,那時考古學家才被允許在聖殿山附近進行考古挖掘。

沒有貝爾福宣言,中東不會有民主和信仰自由的國家;這兩者都是以色列憲法所奉為圭臬的。海法彌賽亞團契(Beit Eliahu)的阿拉伯裔阿維達牧師(Shmuel Aweida)說:「以色列的建國是巴勒斯坦最好的事,為這地區帶來民主和信仰自由,教會可以生存和成長。」

沒有貝爾福宣言,中東沒有一處地方有公開傳揚福音的自由。

沒有貝爾福宣言,以色列福音差會不能像今天一樣,讓猶太人認識彌賽亞。納粹大屠殺的倖存者在戰後無處容身,差會同工也不能接觸這些踏入風燭殘年的倖存者。

沒有貝爾福宣言,差會的葡園出版社不會存在,不會有福音刊物、聖經註釋及基督教書籍。

沒有貝爾福宣言,差會的以色列工場主任申德衛牧師(David Zadok)牧養的恩典真理教會不會存在,向猶太人和阿拉伯人見證彌賽亞耶穌。

「貝爾福宣言」這重要歷史文獻面一百年後,蘇格蘭教會該慶賀這份在中東促進了福音的宣言,培育了一位創造近代歷史的偉人而感到與有榮焉;貝爾福藉著一封簡短而周詳的書信,改變了世界歷史。

本文刊於第7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