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中的宣教氣候

在保加利亞宣教的這些年間,我們經歷過很多轉變。自15年前加入以色列福音差會以來,我有很多機會傳福音,但亦面對失望。

從1997年開始, 我周遊保加利亞,在不同教會講道,鼓勵信徒為猶太人祈禱。一些小組成立了,忠心以禱告支持猶宣工作。那時的原意是要裝備這些基督徒,使他們在自己的城鎮向猶太人傳福音。這種策略在那些年是有效的,但發生「911」事件後,人們的關注點明顯從猶太人轉到穆斯林。保加利亞的教會開始跟我說,這裡的穆斯林對福音反應比較好,故希望致力於穆斯林福音工作。

在那之後不久,我們就搬到索非亞(Sofia),這裡有全國最大的猶太社群。蒙上帝恩典,我在這裡有機會個別接觸猶太人,滿足他們的物質需要,傳福音給他們。差轉變中的宣教會提供車輛給我,使我可以進行人道援助工作。

保加利亞的猶太人大都年紀老邁,因此我接觸的對象主要是長者。我開車接載他們來往不同機構,又接送他們往返醫院,經常把握機會在途中跟他們談到主耶穌!藉此,我看見有些猶太人歸信基督,更準確的說,7年以來有5人信主。對我而言,打開福音之門的主要途徑,就是在「醫療宣教消息」(Medical Missionary News)協助下分發人道援助物資,滿足猶太群體的醫療需要。我相信,我在保加利亞猶太群體的事奉也將繼續大概是這樣。

我初到索非亞時所接觸的猶太人大多已經離世, 現在或與主同在,好得無比,或與主永遠分離,殊為可惜。我有幸仍有機會在他們的一些子女中服侍,這些孩子大都與我的父母年齡相若,他們在二次大戰後出生,除了共產主義外,甚麼都不曉得。傳福音給這些人很不容易,雖然他們是猶太人,但對猶太教全無認識; 儘管他們沒有信仰,但仍是猶太會堂的成員。他們當中,有些人在社會有崇高的地位,但大多數人都失業、酗酒或極度貧困。我需要極大的智慧才知道如何處理他們的問題,因此,我很重視你們不住的代禱。

此外,與我年齡相若的猶太人常患精神病,後共產時代的空虛不能為他們提供價值取向與希望。這些猶太朋友今天可能歡迎我,但明天就叫我不要再跟他們聯絡,要持之以恆地關心他們的需要,無疑是挑戰。

過去15年, 我一直希望接觸年輕的猶太人。幾個月前,我開始設立網站監察保加利亞新聞界所報導的以色列和中東局勢的資訊,希望通過這個網站跟散居各地和以色列的保加利亞猶太青年建立聯繫。據估計,現時有超過3萬名來自保加利亞的猶太人在以色列定居,他們都是在戰後移居以色列,但他們的子孫仍會到保加利亞旅遊。這個網站的網址是www.israel-bg.com,目前尚在建設網頁。請為我祈禱,求主使我可以透過這個途徑認識新的猶太朋友。

我真心相信,保加利亞猶太人的福音事工會有美好前景。我這樣說,並不是因為我在向他們傳福音,而是因為主曾應許:「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

蒙上帝呼召投身猶宣事工是我的榮幸,盼望你也會認定:為保加利亞的猶太人祈禱,是你的榮幸!

本文刊於第61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