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一九七一年九月第一個星期,我才只得十六歲,已被冠上「毒王」和「鐵人」的稱號。我的吸毒量雖然遠遠超越我的朋友,卻還能活著,我引以為傲!可是這次我太過分了,竟服食三十人份量的梅斯卡靈,我的「摯友」把我推上回家的巴士,由得我自生自滅。他們以為只是跟我開個大玩笑,事實上,這是生死攸關的事。

我神志不清,在離紐約長島住所約一哩多的地方下車。我緩慢地走着,回家的路似乎永無盡頭。我迷失了方向,在離家兩條街的地方不知何去何從。我倒在地上,精神極度痛苦,彷彿入了迷宮,永遠不能逃脫。我以為自己已經死去,下到地獄。

零晨一時三十分左右,我父母的朋友拖着小狗路過。我大聲尖叫:「我正在地獄裡被火焚燒!」他震驚地看着我,我也非常震驚,心想:「為什麼他拖着小狗在地獄散步?」他離去後,我作了決定:「下一輛車駛近時,我要跳出去,我不能再忍受啦!」我已經失去理智。
不到幾分鐘,一輛汽車快速駛近轉角處,我對準汽車跳出馬路,舉起雙手在空中揮舞。汽車在我前面僅僅幾吋的地方剎停。啊! 是爸爸媽媽!那位拖着小狗的男士去到我家,驚魂未定,把剛才所見到的告訴我的父母。他們駕車來找我,已準備好在那個轉角位停車。換上是另一輛車,我已經被輾斃了。

為甚麼我會落到如斯境地,被毒品支配到失去理性? 像我這樣好好的猶太男孩,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 為什麼我會想起地獄? 讓我告訴你事情的始末。

紐約時期
我在一九五五年出生於紐約市,父親是紐約最高法院的資深律師,父母的婚姻美滿愉快,就像我所認識的其他夫婦一樣。我接受典型的教育,跟眾多紐約保守派猶太兒童無異。後來,我們舉家遷往長島,我參與各類型運動,學校成績亦相當優異,不會為家長老師添麻煩。但由於一個單純的念頭,我的生活開始變化…

我八歲開始學習打鼓,最喜歡搖滾樂。一九六八年成年禮後,我迷上樂隊,想成為搖滾鼓手。我倣效的一切對象,都是聲名狼藉,以嚴重濫用藥物和反叛見稱,我竟然希望跟他們一個模樣!十四歲那年,有人問我是否想試試抽大麻,我極之樂意奉陪。我很快便服食藥性更強的毒品、興奮劑、鎮靜劑和迷幻藥。我總以為不會再做出比這更壞的事,但這只是自欺欺人!不久,我開始迷上飆車,那時我只得十五歲。十六歲那年,學業成績開始下滑,每天吸食毒品、沉迷搖滾樂和放蕩地生活。

但在一年內,我竟然可以為神而活,與人分享彌賽亞耶穌—這位外邦人和猶太人的救主!自此以後,我很榮幸可以在大學校園演講 (包括哈佛和耶魯)、著書和寫文章,其中有被翻譯成超過十二種語文的。在電台和電視節目中,我與猶太拉比對話和辯論。我還取得紐約大學頒授的近東語言及文學博士學位,以客席教授身份在著名的神學院授課,曾出任兩間聖經學院的院長。創造天地的主現今是我的父親,彌賽亞耶穌成為我最要好和親密的朋友。每一天,神的平安與喜樂把我更新,生活再沒有焦慮和驚懼。

或許你會說:「唔……你只是弄得一團糟罷了!你在尋索一些東西,想有些改變。」

一團糟時期
老實說,我的確弄得一團糟,也曾尋索一些東西,但絕不是尋找神!我絕對不想改變,我已找到屬於自己的生活方式,也非常喜歡這種生活!我享受吸毒、享受音樂、享受滿足肉體的情慾。我所要尋找的是更多罪中之樂,在音樂上追求卓越,好能被更多人認可為搖滾鼓手。
至於耶穌,對我來說,祂並不比穆罕默德或其他宗教人物更加重要,我畢竟是猶太人!我心裡想,若果真有一位神,祂應該知道我內心深處是善良的;若果真有天堂,祂一定會讓我進去。除了說謊話、吸毒、醉酒、自大、反叛、偷竊、道德敗壞、滿口淫猥的說話和滿腦子穢褻的思想外,我其實也挺不錯呀!人的本性,往往就是喜歡為自己辯護。那時候,我根本不認識聖經所說,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

一九七一年春,我兩個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樂隊成員)開始參加一間小型教會,因為他們愛上了兩個到那教會聚會的女孩!到八月,我也開始參加教會聚會。為甚麼?因為我想把他們拉出教會!他們開始改變,不再像以往一樣尋歡作樂,我卻不喜歡他們那個樣子,要在事情發展到無可挽救的地步前制止他們。你也能猜想事情的結果:我輸了!我遇見的人滿有愛心,他們的愛心慢慢將我的狂妄自大溶解。在我不知情之下,他們的禱告漸漸發生功效。我開始感到不安,為自己的放蕩行為感到罪疚。

出奇地,我以往從不會因為偷了父親的錢、使父母因我的毒癮傷心難過、出賣摯愛的朋友、用尖酸刻薄的說話頂撞不喜歡的人,而有絲毫悔意,可是這時卻開始改變。當我服用興奮劑或安菲他明使自己亢奮,引致不能入睡的晚上,我開始為自己的生活方式感到不安。我覺得自己像廢物,不像時下的青年人。我開始害怕漫漫長夜,單獨面對自己的罪和不潔。
我沒有把這種心態上的突然轉變與那些虔誠基督徒的禱告扯上半點關係,但我做了決定:不再服用任何令我不能入睡的毒品!往後三個月,我也不再踏足教會。

歸信時期
十一月,我重返教會,出乎意料的事竟然發生在我身上。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相信耶穌為我的罪死,為我付上贖價;然而我並不覺得這是甚麼特別好的消息!

我的朋友都是掛名基督徒,因此,在我看來,他們若要成為真正基督徒,算不上跨出信仰的一大步。但我是猶太人(儘管並不虔誠),怎能信耶穌呢?那時候,我還不知道耶穌的希伯來名字是約書亞,不知道他母親的希伯來名字是米利暗,也不知道「基督」的意思是「彌賽亞」。我也不曉得耶穌到世上來,為要拯救他的猶太子民,耶穌的生與死,清楚表明他是敬虔的猶太人!我以為耶穌僅僅與外邦人有關。

但我面對更大的問題:跟從耶穌,與神恢復和好的關係,就是要轉離罪惡,離開一直為我帶來極大快感的事物。我怎能做成名的搖滾鼓手,同時又是虔誠清潔往教會聚會的信徒呢?再者,我自大得不能承認自己有錯。有些人寧死也不認錯,我也像他們那麼頑梗。我多麼喜歡爭辯,畢竟我是一位出色律師的兒子嘛!但不知怎的,神的恩慈和忍耐勝過了我的愚頑、我的驕傲、我的惡習和對信仰的誤解。一九七一年底,我成了新造的人!天上的父親介入我的生活,揭露我內心的敗壞,讓我知道自己在祂眼中何等污穢,又引領我過更美好的新生活。
根據聖經,誡命中最首要的是:「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神。」可是,我們往往花時間在事業、享樂、家庭、朋友、運動、娛樂、消遣、嗜好、教育,或任何我們覺得重要的事情上。相對來說,神並不十分重要!祂不是我們生活的中心,倘若祂是我們整個生活的焦點,我們定會為祂付出更多時間、更多精力。神本該在我們的生活中佔首位,倘若祂確實在你的生活中居首,你便真真正正在這世界、並在那快臨的新天新地中活着。事主最上算!

本文刊於第47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