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隨彼得-向受割禮之人作使徒

如果可以用一個詞彙貫穿創世記至啟示錄全本聖經,我會說那是「宣教使命」。神的「宣教使命」是要拯救祂墮落和叛逆的受造物,拯救的關鍵全在於一個人,就是那「受膏者」,亦即「彌賽亞」,以賽亞稱祂為「耶和華的僕人」。祂擁有雙重角色, 「要使以色列中得保存的歸回」,並「作外邦人的光」(賽49:6)。祂的使命是雙重的,因為祂牧養的兩個羣體處於完全不同的境況:以色列家有真光,但他們需要歸服主;而列國在屬靈黑暗中,需要真光的照耀。耶穌是主的僕人,祂的工作反映了先知所預言的模式。這也可以說,耶穌的使命不僅是雙重的,也分成兩個階段。耶穌在地上的工作主要重點在以色列,正如祂對一個生活在推羅西頓的迦南女子說:「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裡去。」(太15:24)耶穌呼召迷羊歸回,使很多迷羊回轉。五旬節之後約17年,信徒火熱地接續耶穌向外邦人傳福音的使命。可是,若我們以為外邦人福音工作的開展,標誌著以色列福音工作的終結,那就錯了。綜觀使徒行傳和整個福音時代,耶穌永遠是主的僕人-使猶太人歸回,並作外邦人的光。

五旬節過後,我們常常誤以為「宣教使命」只側重於萬國萬民,而忽略了猶太人。隨意閱讀任何一本宣教書籍,你往往會發現那些書只提到如何向萬國萬民傳福音,幾乎沒有提過教會應如何接續耶穌的宣教使命:向以色列傳福音。看來使徒比們更深認識宣教工作,而他們亦懂得如何分工合作。

使徒的分工
保羅在加拉太書2章11節告訴我們分工的情況,他向加拉太信徒提及他某次探訪耶路撒冷的經歷,那時其他使徒接納保羅的身份與他們向受割禮之人莫保羅(Paul Morris)同等。保羅描述自己和其他使徒互相肯定雙方的事工,但同時承認雙方的工作有基本分別。

保羅總結當時的討論, 提到「未受割禮者的福音」和「受割禮者的福音」(註:按原文直譯),又提到「為受割禮之人作使徒的」, 以及「為外邦人作使徒的」(加2:7-8)。那次會面結束時,他們彼此同意「我們(保羅和巴拿巴)往外邦人那裡去,他們(其他使徒)往受割禮的人那裡去。」(加2:9)顯然地,這不僅是明智的策略,要引導一些人因著語言、文化、宗教或社會組織的緣故專注於服侍某些特定的群體。「割禮」是神與亞伯拉罕立約的標記,也是神和以撒、雅各後裔立約的記號(創17:9-11),保羅刻意使用「受割禮」和「未受割禮」,為要表達前者與神有立約的關係,後者則沒有。

現今應否向受割禮的人作使徒?
然而,上述兩種「使徒職份」今天是否依然存在呢?

我不是要討論現今是否仍然有「使徒」職份,而是問:現今是否有這兩種不同角色的職事?當我們想到今天的宣教工作,那些獻身於萬國萬民宣教事工的人們,就是外邦人的使徒。在我看來,大多數基督徒似乎沒有想到現今仍有人「向受割禮之人作使徒」。但為何沒有呢?新約並沒有取消這種職份,耶穌依然奉差遣作猶太人和外邦人的僕人。「割禮今天依然存在,神與他們所立的約仍然生效」(羅11:1)。因此,我們理應期望有「向受割禮之人」的獨特事工。

實踐猶宣
在整個福音時代, 一直有人被神呼召,專注於猶太人的福音工作。在現代宣教史上,亦有些組織成立,專注服侍猶太人,他們籌劃不同活動,爭取機會接觸猶太人。我毫不懷疑,這些都是今天「向受割禮之人作使徒」的例子。

在新約年代, 這種職事似乎只有猶太傳道者承擔,那麼,今天「向受割禮之人作使徒」是否只是猶太人的專利?若要為此爭辯,那亦要論證是否只有猶太人才應該向外邦人傳福音,因為「外邦人的使徒」保羅亦是猶太人。經驗告訴我們,神呼召猶太人以及外邦人參與猶太宣教。可是,我們期望看到猶太基督徒開始帶領向他們同胞宣教的事工。

受割禮之人的福音
那麼, 有「兩個福音」嗎?在加拉太書第一章中,保羅已強而有力地向「兩個福音」說「不」:「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著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加1:6-7)。 然而,他卻在2章7節提到「未受割禮者的福音」和「受割禮者的」(“I have been entrusted with the gospel of the uncircumcision, as Peter of the circumcision.”),保羅很可能故意在後半句省略「福音」一詞(因為從上文下理已足以明白),避免令人相信有「兩個福音」,但與此同時,保羅強調兩者是有區別的。那麼,「分別」是甚麼呢?

我們在使徒行傳很容易看到福音的不同表達方式,對受割禮的人,彼得稱他的聽眾為「先知的子孫」、「也承受神與你們祖宗所立的約」(徒3:25);面對亞略巴古的希臘聽眾(徒17:22),保羅說:「我們既是神所生的,就不當以為神的神性像人用手藝、心思所雕的金、銀、石。」(徒17:29)保羅從有關神的基礎認識開始,然後才談到福音。當然,世上沒有「兩個福音」,但傳講福音信息前的引言,其內容及處境卻截然不同,說不定保羅要寫一篇「給受割禮者的福音」呢!「受割禮」和「未受割禮」的分別,一直維持至今。

作「受割禮之人」的使徒
我們應該期望有人蒙召「向受割禮之人」宣教。在我看來,任何人蒙召向猶太人宣教,都已是為失喪的人大發熱心;到了某些時候,他們對猶太人生出關心,想了解明白猶太人,對猶太人有同理心。他們會開始閱讀有關猶太人的著作,亦會為猶太人禱告。最後,神的負擔會重壓他們的心靈,使他們看見向猶太人傳福音是責無旁貸的。猶太宣教所需要的準備,與其神話語的職事需要的裝備有很多相同之處,但仍有一些特定的需要。

猶太宣教的確很困難,我無意隱瞞這個事實。向猶太人傳福音,必須忍受很多抗拒,結出的果子亦相對較少。因此,蒙召向受割禮之人傳福音的宣教士,需要他們的教會大力支持。猶太宣教卻無窮的精彩,猶太民族也充滿奇妙,他們的歷史滿載偉大的主題。屬靈上,蒙召向耶穌的同胞、那應許之民傳福音,是極大的特權,沒有比這個更崇高的呼召。已蒙這個呼召的宣教士,需要我們的代禱。

本文刊於第63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