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越_羅馬尼亞逾越節聚會

過去幾年以來,我在英國及東歐舉行了多次逾越節之夜福音聚會,以拉比傳統訂下的儀式為藍本,自己設計了一套逾越節儀式(Haggsdah)。不同的地方是儀式較為簡短,並著重解釋一些拉比忽視的要點。

基督徒應不難理解逾越節是一個向猶太人傳福音的獨特機會。逾越節不但是他們文化裏的一個重要環節,更是神親自訂立的,為要讓世人及以色列人明白祂的救贖。然而實行起來並非如此容易,因為拉比一直以來都扭曲了逾越節的意義,以致人們鮮有想到羔羊的血及它所象徵的意思。拉比的典型解釋是這樣的:「『當我看見血』是甚麼意思呢?這表示:你們守這禮,我就獎賞你們,向你們顯現,保護你們……」(Mekilta of Rabbi ishmael vol. 1 p56)當中一點也沒提到血的重要性。因此猶太人絕少看到自已的罪,要接愛審判,必須藉另一個人的犠牲以換取救贖。事實上拉比的說法與此背道而馳。

我去年探訪羅馬尼亞時,舉行過幾次逾越節聚會。我為此設計的儀式包括四十五分鐘的講解和禮儀,然後是用餐,接著再用十分鐘的教導和儀式,最後以總結來完成整個項目。逾越節之夜在羅馬尼亞五個不同地方舉行,並有一百四十人參加,當中有四十位是未得救的猶太人。他們若非有極大的與趣,很難會來這類場合聽福音。有些則是未信主的外邦人,也有基督徒藉此加深對猶太人的認識,學習如何跟他們分享福音。其中一晚的聚會有廿五位猶太人出席,那次大抵是我事奉至今最為難忘的一個聚會。當地的基督徒得悉他們的猶太朋友不肯應約,全因為怕社區的領導人可能反對這個聚會;於是有人想到向此位領導人發出邀請。他果真出現了!當晚的聚會在一間餐廳舉行,出席者年紀不一。整晚的氣氛良好,當我呼籲在座人任接受福音,並講及耶穌對自己的同胞何等憐憫時,我感到神的同在。他們都很留心傾聽。我問他們是否希望收到馬可福音贈閱本時,所有人都欣然接受。看見廿五位猶太人快樂地拿著馬可福音的場面,令人感動得熱淚盈眶。但以理是廿五人之一,我對他久久不能忘懷。逾越節之夜過後,他告訴我這一夜如何教他明白要反思一切,又鄭重請求我為他祈禱,叫他能找到神。

我感謝神讓我有這機會去領逾越節儀式。這一類聚會倒也有其限制的。保守派固守逾越節的猶太人多不會參加,因為他們嚴格遵從拉比訂下的禮節。反而那些平日較寬鬆的猶太人會有與趣參加。當然要福音聚會發揮作用,最重要的是有基督徒關懷他們,以自己的生命作見証,讓他們認識福音。建立這種關係要花上一些時間,但這必能發出果效。我認識附近一間位於猶太人區的教會,他們多年來與猶太人鄰舍建立友誼,在一次逾越節聚會邀請了廿五位猶太朋友參加。求神使用這些聚會,讓我們聰到更多猶太人得救的好消息。

此外,我在羅馬尼亞的同工莉蒙娜(Rimona)不久前告訴我她的一位曾出席逾越節福音聚會的朋友信主了!感謝神讓這位名叫米高的青年人得救。

本文刊於第26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