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算太壞

羅森塔爾(Jack Rosenthal)在1976年一齣獲獎的電視劇作中,揭示猶太人一些奇趣卻發人深省的實況。劇中描寫一名剛屆成年的男孩,因未能面對社群對成年男子的種種要求,在成人禮中途逃離會堂。他的父親多方鼓勵他,說:「人人都有錯失,少年人也有,我們都有。當我年少時也非毫無過失……」

一般向猶太人作見證的基督徒,都傾向以證實耶穌是彌賽亞(希伯來聖經中的應許)作引介。可是,除非猶太人以嚴正的態度看罪這回事,而不僅認為它只是一些人性瑕疵,否則,有關耶穌是彌賽亞這事實都只會成為一些學術上的研究題目。對他們而這,耶穌是彌賽亞,是無關痛癢的。

一件嚴肅的事
要令猶太人同意耶穌就是彌賽亞,並不足夠。他們就如其他人一樣必須承認他們自己無法守神的誡命,且都被祂定為有罪。他們即使盡最大努力行義,仍未足以達到神的要求。神所要求的,是人絕對而堅定地服從祂的律法:「不堅守遵行這律法(的全部)言語的,必受咒詛……」(申廿七 26)猶太人傾向於認為神不會留意他們的錯失,或會基於他們的善行而寬饒他們。因此他們相信只要誠心悔罪,就會得到赦免。我們基督徒的任務,是要顯明罪的嚴重性,表明除了基督流出寶血贖罪以外,再無別的途徑人可賴以得贖。「……因血裏有生命,所以能贖罪。」(利十七 11)

上個世紀一位名為卡斯珀爾(Carl Paul Caspari)的猶太基督徒,曾經撰文表示,當要向猶太人傳福音時,不應在開始時就嘗試證明耶穌就是彌賽亞。他表示:「在未引導他們接受耶穌為救主之前,必須讓他們(其他人如是)認識自己無法守神的誡命。首先,要讓他們深知確信自己未能全守神的律法而成為失喪的人。」

我們差會的一位宣教士,最近獲邀到一位拉比(猶太人對教法師的尊稱)的工作間,與他談論有關人性的問題。那位拉比一開始就肯定地表示,他自己並不需要耶穌的救贖。他不能接受基督徒所認為人本性是惡的觀念。我們節錄了一些他們辯論的精粹,藉以深入了解大部分猶太人對罪的看法。

拉比:在猶太教的教義中,人一出生就有惡的傾向,但他也同時擁有比向惡更強的向善心。我們的責任是要學會透過服從神的誡命克服傾向罪的惡心。

宣教士:假如人的本性並非全惡,你怎樣理解創世紀六章5節的經文?那裏說:「耶和華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這經文對人的罪性有很好和全面的詮釋。

拉比:這節經文只描述當時在大洪水以前人們的情況。神用哄水毀滅當時的世代,只因他們已壞到透,但我相信大洪水過後,人們在道德上已有進步了。

宣教士:不過,從聖經所記關乎人類在大洪水之後的種種事蹟來看,我難以接受你這個看法。你只要看看以色列人的歷史便知一二。這群神的選民在逃出埃及以後如何在曠野犯罪得罪神。他們埋怨神,想重回埃及;在答允全心服從耶和華不久,就慫恿亞倫造金牛像;許多人跟從可拉一黨背叛摩西;他們還與摩押女子行淫;並且拒絕聽從迦勒和約書亞的話入迦南應許地……

拉比:你說的有理,可是那作惡的畢竟是少數人,因此並不能說全個民族都是惡的。在約書亞記中,你要知道,神在宣明全百姓的罪惡時,其實是指到亞干一人犯罪,因此你可以說姓是「罪人」,但並非意味他們全體實際上都如亞干般可惡。

宣教士:假如你是指並非每一人都犯上與亞干同一樣的罪,我同意你這番話,可是希伯來聖經確實指出人的罪性。你可以在耶利米書十七章 9 節找到這論點。該處神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

拉比:但是,耶利米並非指著每一人而言,他只講到當時的百姓,就是那些他傳講信息的對象,而他們卻拒絕他的信息。這些百姓的心是「壞到極處」的。

宣教士:我想更正一點,耶利米的意思並非你所說的。該節經文中的「心」字,在希伯來文中是個單數字(halev)。耶利米不是說「你們的心」或「這百姓的心」,而是「人的心」。他是指到人心的本質而言。我們一切思想行為,乃源於亞當的每個子孫的心。假如那個源頭是污穢的,一切從它而來的都是污穢的。

拉比: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我們二人的觀點顯然無法達成一致。我們只得同意彼此有不同的看法。

宣教士:很抱歉,這點我辦不到。我想你注意詩篇五十一篇 5 節大衛的話:「我是在罪孽裏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這裏大衛並非指他是個私生子。這經文很有力地回應耶利米講到人罪性的問題。即使合神心意的大衛王也是在本性中有罪的。因此舊約祭牲和祭司的制度是有其存在的必要。唯有流血才能贖去根深於人性中的罪。在舊約的獻祭禮儀中,神向以色列人表明,祂會為他們預備一個真正贖罪的祭,是一位他們能藉以親近神的中保。

拉比:可是,我們不需要中保。

宣教士:亞倫擔任的角色豈不正是中保麼?

拉比:沒錯,我承認我們需要一位中保,但我始終不能接受猶太人必須藉耶穌才能到神那裏去。希伯來聖經中一點沒提過耶穌其人。

宣教士:神在詩篇一百一十一篇中告訴我們有一位超越亞倫眾子孫的祭司。大衛在該段經文中提到彌賽亞,說:「耶和華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耶和華起了誓,決不後悔,說,你是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永遠為祭司。」

拉比:但那並非指耶穌!在耶穌出生前這些經文已寫下來了。

宣教士:那麼你認為經文所指是誰?

拉比:有一些拉比認為那是指亞伯拉罕。

宣教士:當亞伯拉罕為神建壇並於其上獻祭時,是擔任祭司的身份,但他祭司的職分也隨著他的逝世而終結。假如詩篇一百一十篇是指亞伯拉罕,而他祭司職持續到永遠的話,為何要另外引進亞倫的祭司職分呢?

拉比:我仍不認為那能與耶穌扯上任何關係。

宣教士:新約希伯來書確說,麥基洗德超越了亞伯拉罕和亞倫的等次。因此,彌賽亞將更超越他們,獻上更美的祭。他只一次獻上自己,就使罪人永遠得贖。我提議你研讀希伯來書,好嗎?

拉比:我沒有新約全書。

宣教士:假如你需要,我可借給你。

拉比:我現今不能決定……我需要時間想想,無論如何多謝你的探訪。

本文刊於第16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