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張臉

六星期的短宣學習匆匆飛逝,英國的地土已不復在眼前,但一張一張猶太人的臉仍歷歷在目—–

這一張是被愁苦弄皺了的臉:「我也曾在訓練拉比的學校受訓七年之久,對信仰極為真誠。但我的父母兄弟全死於納粹集中營,兒子也在壯年時在手術床上失去生命,假若真的有神,為何祂容許苦難臨到祂的選民?我現在不再相信神是存在的了!」

那一張是被「律法」繃緊了的臉 : 「我家中嚴守『食物規條』 (Jewish Dietary Laws),每逢安息日都到會堂聚會,雖然不敢說猶太教中的眾多條律例我全都遵守了,但我相信神仍會讓我進天堂。」

還有充滿困惑的臉:「律法書不是記著: 『耶和華我們的神是獨一的主』嗎?耶穌作可能是神呢?」

尚有那……

在他們背後,我卻看到天父慈愛的臉,祂說:「我必然等候,要施恩給你們,必然興起,好憐憫你們。」(賽三十18上)又聽到聖子耶穌的聲音:「我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約十四6)我禁不住禱告:「真理的聖靈,求祢開他們的心眼,引導他們明白一切的真理,好叫他們得知生命之道,接受基督代贖之恩。阿們。」

本文刊於第2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