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爸、父

我父親是猶太人,戰時在蘇格蘭遇上了我母親,好是天主教徒。父親雖然愛我,但在我三歲半時便離棄了我們,母親便要獨力盡她所能養育我們。

在我十五歲那年,一輯電視節目改變了我的思想和人生方向。那是關於第三世界糧食短缺的紀錄片,其中一個鏡頭描述一位男子要過河到對岸有錢人家的垃圾堆尋找食物,但不幸被槍傷。當時,我看到這片段,不禁淚下,決定尋求當中原因。

閱讀完一些關於資本主義的資料後,我單純地覺得只有共產黨或社會主義才可以改變世界。於是我決定加入工黨,以為可以大有所為,但當我盡力在自己的社區推行一些改革時,一切卻都是徒勞無功,更遑論要改變整個世界;我開始懷疑自己的信念。

當時,有一位在工地認識的朋友,十四年來從不間斷與我分享神的愛,有時我很想用說話攻擊他,但他總是心平氣和的回應。這朋友是一位電氣工人,而我是水管工人。第一次與他對話是在我們一同工作,裝修一個洗手間的時候,我問他是否在自言自語,你是否相信着一位幽靈。每當回想此事時,我都會會心微笑。當時我是接駁喉管到污水渠,而他則安裝電燈電線。之後,我因患了關節炎而殘廢。同時,全球的形勢也每況愈下,我開始意識到政黨不能以立法方式來改變人的貪婪,而唯一的辦法是漸漸改變人的內心,這名發現令我非常驚訝。而我自己又問,可以如何面對自己內心的貪婪呢?

這樣,我不得不思考那基督徒朋友所提到的福音。有一天,正當坐在家中看着孩子們玩耍和太太織毛衣時,我明白到自己並非義人,於是,我做了一個簡單的行動,我對神說:『如果祢是真實的,請祢向我顯示祢對我的愛。』

我曾考慮參加教會,但不知要往那裡,剛巧八歲大的女兒要求去教會,我便立刻問她要去那一所,並答應與她同去。我回答得如此爽快,我太太還以為我頭腦出了問題。女兒希望參加曾探訪她學校那牧師所屬的教會,到了星期日,我們前往那教會參加聚會。

那教會的會友對教會對我們很熱誠。當然,我仍然有參加政治集會,但察覺到生命正在改變。雖然我並不明白聖經,但還是要讀;每當想要一些不應作的事時,心中便會有不平安的感覺。

某一個主日,祟拜唱詩時,我被詩歌深深感動,它的內容是求聖靈引導我道路。可是,聚會結束時,牧師要求會眾仍然站立唱英國國歌,這是我最不願意的事,所以,我立刻離開;並不是這教會的會眾有甚麼問題,只是我感到我並不能在那裏學習成長。

我那電工朋友在他的名字後加上BA兩個字(BA是born again,即重新的意思)。探訪他時,他對我說:『你在尋找耶穌,祂離你不遠,你若求祂,祂必指引你。』他正好說出我的心聲。

後來,神帶領我到一間離家不到一百碼的小教會去,那教會充滿活力,不少會眾因信主而人生完全改變。他們為我能得著救恩而祈禱,我深感動而接受了耶穌為我的主及救主。數週內,我戒了煙和賭博,不再說粗言穢語,並放棄了政治和其他很多東西。奇怪的事,我不知道那力量從何而來的!

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神祝福我們夫婦,賜我們兩個可愛的孫兒。我現在更深明白到我猶太人的根源,並父親與家庭之間的問題。地上的父親雖然拒絕了我,但天上慈愛的父取代了他,我可以毫無保留的叫祂:『阿爸、父。』

本文刊於第35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