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姝記

生命中的最重要的一日(瑪利∙希絲)
瑪利和書拉都是成功精明的商人,但一切的華麗粉飾不了她們內心的空虛。她們有屬靈的渴求,她們都被主深深吸引。三年前,她們有屬靈的渴求,他們都被主深深吸引。三年前,她們認識主耶穌是彌賽亞,並仰望衪為救主。現在她們都積極參與教會的大小事務。

我的父母是猶太人,我的童年是愉快的。我們住在倫敦東北部,父母沒有嚴格遵守宗教規條,他們守節期只不過是跟隨傳統而已。有時候我隨他們到猶太人會堂去,但他們的信仰對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我從未學習過希伯來文化,也沒有人為我們解釋會堂所作的有甚麼意義。雖然我曾聽閒神創造世界,但在家我們從沒有提及祂,因此對我來說,神是遙不可及的。

第一次聽到耶穌是在學校的宗教課,那時我只有七、八歲。我被主深深吸引,衪似乎很獨特;衪講述奇妙的事,醫治患有重病的人。我清楚記得有一次下課,我跑回家告訴媽媽課堂裏所講及的一切,但她卻以肯定的語氣說:「我們不會談及這個人,我們是猶太人啊!」我不明白如果主耶穌是猶太人,正如我所聽閒的,為何我不能提衪的名字呢?祂為何會被殺害呢?為何我提到衪時媽媽會這樣生氣呢?

長大以後,每當朋友相相敘時,我們常討論生命的意義;我們從哪裏呢?我們又會往哪裏去呢?他們都一致認為:要好好行完一生的路,因為當死亡臨到,就彷彿油盡燈枯,不留下甚麼。他們當中好些受過良好教育,有學問、有見識。他們認為我實在太天真,竟然相信這一派宗教胡言。若他們是對的,那生命就顯得毫無意義了。我相信事情不是這樣的。

我一生裏大部份時間是在大城市中做秘書的工作,工作地點附近總有好些美麗的教堂。我常趁午飯時間走到聖保羅大教堂去。由於教堂近在咫尺,我到那兒的次數多不勝數。不過我不是為了研究它的建築,我倒是希望一睹威廉亨特的名畫「世上的光」,當中描繪主耶穌站在人的心門外叩門。

那時候,有一位同事將在教堂舉行婚禮。我問她是否相信神,她說自已從從沒有認真考慮過這個問題,但她卻為了我是猶太人而感到惋惜,因為她相信耶穌只是為了外邦人來到世上的!

一九九三年初,我事事都感到不如意。我的健康不太好,家裏又出現些問題,我的情緒非常低落。這個情況一直維持到三月初;當時我很久沒見面的一位童年好友來探訪我。她已成了基督徒,充滿喜樂。我曾聽過「重生」這個字,但當時仍不了解這是怎樣的一回事。

她給我一本名為「基督徒信甚麼」的書,我把書讀了兩三遍。之後我們經常見面,每次她都會帶來更多的書籍。後來,我開始閱讀聖經,發現當中有好些耳熟能詳的經文,都是從韓德爾的彌賽亞神曲中聽過的:「有一嬰孩為我們生」、「祂被藐視,被人厭棄,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及許多許多其他經文。我從前還以為這些經文既然常常提及耶穌,必定是出自新約的。

當我讀到新約時,一切就變得清楚不過了。我開始明白主耶穌受死的奧祕。祂來到世上是為了成就舊約的預言,祂所受的痛苦和犧牲是為了人的罪。

一九九三年五月二十一日是我生命中最關鍵的日子,那天我邀請主耶穌進入我的生命。約翰福音三章卅七節常在我的腦海縈繞:「凡父所賜給我的人,必到我這裏來,到我這裏來的,我總不丟棄他。」那天晚上的討論和讀經從我的頭腦進到心窩裏。神曾差遣祂的兒子來到世間拯救我,我流著淚求主耶穌進入我的生命,赦免我的罪,更新我的生命。我很遺憾讓祂在我心門外久候多時,我打開心門,祂就進來了。

受浸以後,書拉和我收到一封美妙的信,是我所親愛的乾女兒寫的。她說:「我知道受浸對你倆來說是新生命的開始,現在不再是你們兩個人,而是三個人活著。我為你們生命終於得著完滿而感到興奮。」

奇妙的生命(書拉∙希絲)
我一向都相信主耶穌。在幼兒院時,我已開始認識祂;我很喜歡聽老師講述有關祂一切事情。長大以後,我得知祂被釘十架,頭戴荊棘冕。我感到難以置信。怎會是這樣的?直到一九九三年,我才明白箇中的原因。瑪利和我常談及主耶穌,我們不會錯過任何一本關於祂的書籍,如果有關於祂的電影上演,我們一定會看。七十年代電視上播映一部名為「拿撒勒的主耶穌」的片集,我們當時十分高興,每一集均有收看。雖然我們讀過四福音或舊約,但我們總渴望多認識祂。為甚麼呢?因為人們告訴我們主耶穌跟我們沒有關係。但為甚麼呢?

這些疑問一直沒有得到解答,我也只好將之束諸東閣,但有時候這些問題又會浮現出來;當時我完全遠離神。主耶穌說:「若不籍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雖然我從沒讀過這段經文,祖我總感到「沒有耶穌,就沒有神」。

我過著世俗的生活,我大部份的朋友,特別是那些很有智慧學識的,都沒有宗教信仰。當時我覺得沒有神也可以活得很好。

然而,在失落的時候,特別是失去親人時,我對屬靈的安慰卻有很大的渴求。當我敬愛的母親去世時,我的世界彷彿完全崩潰。我的一位摯友所能給我的忠告是參加個網球班,或加入保守黨等。她深信這樣可以幫助我重新振作,忘記傷痛。

主讓瑪利的朋友祖安來探訪我們,她帶來的許多書籍使我手不釋卷。似乎我的問題終於有了答案了。其時,我的乾兒子受浸,我參加了他的浸禮,並由那時起,我的眼睛開始看見,耳朵聽見;我認識了其他基督徒,看見和聽見他們以真誠、喜樂敬拜神。他們對我的愛心和善心使我非常感動。

起初我仍有些抗拒和矛盾,但跟一些猶太人信徒接觸和傾談後,我的罪疚感全消,我的生命也改變過來。我感到自由,我能夠饒恕那些曾傷害我的人,我對他們的怨恨也消失了。

我的工作生涯的頭一部分是時裝設計,常到巴黎去參與時裝表演等。當時人們常說:「你的生活真有趣、真刺激!」其後我的工作轉為售賣倫敦一些最豪華、昂貴的房地產,又專為一些權貴安排午餐會和舞會,人們又說:「你的生活真有趣、真刺激!」

有趣、刺激!現在我的生活才是真正的有趣和刺激,認識主耶穌真奇妙、真教人興奮!閱讀神的話語真奇妙、真教人興奮!沒有耶穌基督的生活是空虛和乏味的。我感謝神,經歷了許多年後,我終於能認識真理。我、書拉希絲,生於猶太家庭,最後也鹿敬拜我的彌賽亞,我的救主,得著我一直嚮往的內心平安。

本文刊於第14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