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疑犯

若你問任何一個上過主日學的人,殺害耶穌的兇手是誰,答案一定是『猶太人』。然而猶太人是否殺害耶穌的真正兇手?

鑒於歷史上基督徒的反猶太情緒,基督徒跟猶太人學者都多番努力為猶太人平反,試圖為猶太人洗脫所有殺害耶穌的罪名。在【耶穌的審訊和死亡】(The Trial and the Death of Jesus)中,前以色列最高法院大法官高爾(Haim Cohn)拒絕接受福音書的證據,指斥它們失實。他指那些都是後期教會為了『清洗』猶大地羅馬提督的罪名,而捏造出來的產物。天主教學者高遜(John Dominic Crossan),在其1995年的著作【誰殺了耶穌?從福音書耶穌受難的故事剖析反猶主義的根源】(Who Killed Jesus?Exposing the Roots of Anti- Semitism in the Gospel Story of the Death of Jesus)中,提出只有羅馬人須為基督的死負上責任。他認為反猶太主義植根於福音書裏有關耶穌受審和受難的描述。

誰是兇手
有些尊祟聖經的基督徒試圖推翻福音書含反猶太思想的指控,但都不怎樣成功。其中一個說法辯稱沒有猶太人實際參與耶穌的處決,因此羅馬兵丁才應該為他的死負上全部責任。另一些人則按以賽亞書53:10,使徒行傳2:23及其他經文為根據,把責任加諸於神;又有一些人將這個責任全推給撒旦。

無疑羅馬兵丁是執行處決的人,而撒旦真的進入了猶大的心,神也事實上『使他受痛苦』,使徒行傳開首幾章卻似乎間接提到至少有一些猶太人有份把他們的彌賽亞判處死刑:

『他既按著神的定旨先見,被交與人,你們就藉著無法之人的手,把他釘在十字架上殺了…以色列全家當確實知道,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他為主為基督了。』(徒2:23,36)(另參:徒3:13-15;4:10)

試看路加福音
上面的經節似乎把釘死耶穌的罪名歸咎猶太人,我們該怎樣回應呢?答案並不如看起來般容易。

按福音書記載,大部份在耶路撒冷的群眾都沒有參加請求彼拉多處決基督。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觀察到耶穌最後一次進耶路撒冷後『天天在殿裡教訓人。祭師長和文士,與百姓的尊長,都想要殺他,但尋不出法子來,因為百姓都側耳聽他。』(路19:47-48)

在不義的園戶的比喻中,耶穌警告群眾,我房角石掉在誰身上,就要把誰砸得稀爛。我們接著讀到『文士和祭司長當時就想要下手拿他,只是懼怕百姓。』(路20:19)

路加記載,耶穌被出賣那一天,『眾百姓清早上聖殿,到耶穌那裡,要聽他講道。』(路21:38);又寫道:『祭司長和文士想法子怎麼纔能殺害耶穌,是因他們懼怕百姓。』(路22:2)

假若國家的統治者試圖在聖殿捉拿耶穌,他們勢必引發一場大曝動。因此當猶大自願出賣耶穌,他們立即把握機會。耶穌的審訊在晚上、耶路撒冷正在沉睡的時候舉行。次日眾人醒來,彌賽亞已被帶到刑場。那時耶路撒冷的女兒唯一可以做的只有哭泣和嘆息。

使徒行傳第二章,彼得知道他的聽眾之中有許多人定會反對公會的決定,況且人群中不乏散居各地的猶太客旅,他們在耶穌被釘時還未到達耶路撒冷,豈應為耶穌的死負責?雖然彼得似乎指猶太客旅—包括一些來自中亞世亞的人—有份釘死彌賽亞,但保羅在大概十五年後在中亞細亞的會堂講道時,並沒有把耶穌的死歸咎他的聽眾。反之,他說:『耶路撒冷居住的人、和他們的官長…把基督定了死罪。』(徒13:27)

同出一轍
彼得所做的不外乎像舊約的先知般,即使有一小群人依然忠心事奉他們的神,仍免不了要責備整個以色列民。再者,聖經,有共存共通(solidarity)的理念,最能表達這個理念的莫過於羅馬書第五章。保羅在那裏指出世人因著始祖亞當共存共通,所以他一人的過犯也令他的所有後代成了罪人。在【每日研經】(Daily Bible Study)的羅馬書註釋中,威廉・柏克來提出猶太人『從不看自已為個別的個體,反倒視自己為宗族、家庭或國家的一部份,他們在這些群體以外並不存在。』只要一個以色列人有罪,整個國家都被判有罪。

拉比也深明這個道理。【他勒目】典據『Yoma』有這個疑問:『為何第二所聖殿被毀,即使當代的人都專注於律法書、守規條、行善事?原因是箇中一種無端的仇視。』(Yoma9b)。按照拉比的講法,雖然在新約時代人們重視律法書,但因著毫無根據的憎恨,聖殿在公元七十年被毀。整個國家要為小部份人的過犯而受苦。若一個國家不幸被愚昧無知的人統治,整舍國家都要受害。同一道理,以色列統治者的不義為百姓帶來了可怕的報果,累積起來導致聖殿在公元七十年被毀。

殺基督的兇手
每一代猶太人都是『殺基督的兇手』的指摘毫無根據,然而這種誤解已導致十字軍東征和對猶太人的大逼害。即使我們接受,以色列的苦難乃出於他們的自我咒詛—『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太27:25),我們也應當記著那咒詛並非降在所有人身上,要求釘死耶穌的人是被嫉妒和仇恨蒙閉的特權階級。此外,雖然馬太準確地記錄他們的自我咒詛,但沒有提到神的回應。

使徒行傳第四章,使徒明確地把外邦人也牽涉入耶穌的死。被猶太公會威嚇後,使徒用詩篇第二章禱告說:『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也聚集,要敵擋主,並主的受膏者。希律和本丟彼拉多、外邦人和以色列民,果然在這城裡聚集,要攻打你所膏的聖僕耶穌,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豫定必有的事。』

若使徒行傳第二及第三章的講道看似是眨斥猶太人,那麼,使徒行傳第四章的禱告豈不是指責每一個人!是誰殺死耶穌呢?按新約聖經記述,我們都應受責備。這正是葛丁(David Gooding)在【誠心向主】(True to the Faith)中的論據:『我不會把殺死耶穌的責任推到猶太人身上,除非是說他與我的罪都使彌賽亞被釘死。』事實上,任何一個指責歷代猶太人害死耶穌的人,應先除去自己眼中的樑木,才好去指出別人眼中的刺。彼得在使徒行傳3:17承認,他們作這事是出於無知,而保羅在哥林多前書2:8明確指出若『世上有權有位的人』—他所指的是耶路撒冷的公會—知道我們今天所知的一切,『就不把榮耀的主釘在十字架上了。』那麼,我們豈不更應受責,我們明知道真理,仍每天『把榮耀的主釘在十字架上』!

本文刊於第33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