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與期盼彌賽亞

十五年前,我在倫敦北部開展有係統、逐家逐戶探訪的工作。初期的進展緩慢,但一兩年後,跟猶太人打開了友誼之門。我和陳紫蘭宣教士一直都在這區探訪猶太人的家庭,並且因而與一些猶太人建立美好關係,被他們視為好友而感到振奮。

我曾經用好幾年時間進修「現代希伯來文」的課程。對我而言,課程本身不但有價值,亦為我提供認識猶太人的良機。約翰就是我從班上結識的朋友,現在與他仍有聯繫,而且跟他有多次有益的交談和辯論。

我未加入宣教行列之前,曾研究法朗西斯・謝弗(Francis Schaeffer)及其他哲學作家的文章,這對我現今在猶太人中的工作極具價值,就以約翰為例,他的思想富於哲理和理性,但亦有許多猶太人接受相對論的思想模式–這在現今的社會是很普遍的。

里格查(Grehter)是個猶太信徒,也像我一樣是個音樂人。她曾邀請我到她家中向一群猶太人和基督徒演奏雙簧,這等輕鬆場合正好適合談論基督的事情。他們亦安排了一位專業的猶太音樂師與我認識,而這位音樂師不時邀請我與他起向其猶太朋友演奏。

當中在座的一位以色列人尤其有興趣談論基督教信仰。我總不忘懷她對我說這番話的態度–「大衛,現今我聽過你的音樂,我想了解你的神學觀。」在其後許多次談論中,她都專注一個問題,而我許多猶太朋友亦曾多次問這個問題–「為何身處耶穌那時代的猶太領袖拒絶衪這個彌賽亞的自稱?究竟他們所期待的是一位怎樣的彌賽亞?」我明白到這些都是現今不少猶太朋友談論死海古卷。為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我最後報讀威爾斯大學,並撰寫一篇名為 ‘Messianic Expectation in Second Temple Judaism’的哲學碩士論文。我已完成這篇論文,可望把資料整理付印,深信無論對猶太人福音工作或研究新約聖經的背景,這些資料都能起一些作用。我很相信如在這方面有正確認識(往往在福音派信徒中常被忽略),必能為我們解開新約自由派學者許多錯誤的言論。

我認為我工作重要的一環,是要再次喚醒福音派教會,讓他們重視我們向猶太人傳福音的使命和責任,透過禱告並參與外展工作響應和支持我們。鑑於現時許多神學風氣衝擊我們,我們十分需要再度強調聖經的真理–「神並沒有棄絶衪豫先所知道的百姓」(羅馬書十一2)。

本文刊於第23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