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境中打開福音大門

據估計,以色列有五百個團契和聚會處,大部份的規模很少,聖經真理的教導不足。他們對新約中的基要真理如基督的神性和代死的意義、摩西律法與信徒的關係、安息日的價值及信徒在金錢上的管家身份等,都混淆不清。以色列境內的教會要能影響整個國家,必須受裝備「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的爭辯。」

葡園出版社
保羅在提摩太後書中囑咐提摩太要將從使徒聽到的教訓「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我們期望不負所託,以文字工作服侍神,完成使命。一小群熱心的同工在嚴峻的財政制肘下仍努力不懈的作工,為要堅立此地的教會。打從1970年便成立的葡園出版社,便是要向其時以色列境剛成立的教會提供讀物。時至今日,她已為人數日增的信徒出版了超過五十種希伯來文之讀物,包括名類經典培靈書籍的翻譯本,如天路歷程、認識神和地獄來鴻。泰琛斯坦著的「叛徒」一書,希伯來文版在80年代面世至今,已被重印多次,最新一版付印三萬本。它的讀者人數遠超過為數約五千名希伯來語的信徒,由此足以證明「叛徒」已成為在以色列地一樣有效的福音工具。

只有葡園出版社替以色列印製希伯來文基督教雜誌,Me’et Le’et(適時的話)由馬巴樂編輯,所載文章題目各異,有關於基督教教義、家庭和教會生活、教會歷史及時事探討。Mashehu(此外)所載的內容類同,讀者則以青少年為主。恩典真理教會又聯同葡園出版社印製主日學教材,以供當地不同團契之用,讓信徒得裝備,好服侍當代的人。

恩典真理教會
以色列福音差會和恩典真理教會雖然為兩個不同團體,過往年日卻有多方的合作。以色列福音差會派馬巴樂到教會作牧養工作,又讓教會借用差會的地方和器材,教會則在財政上資助以色列福音差會,數目雖不很多,卻是每年增加。

安息日當天,所有的螢幕和器材給收藏起來,好使只能坐六十人的空間容納得了二百人,他們一起敬拜、祈禱並聆聽馬巴樂牧師(Rev. B. Maoza)或其他的長者証道;安息日聚會以外,在Rishon LeTsion,亞實突及亞實基倫這兩個非利士古城中也有週中查經會。恩典真理教會並舉辦兒童安息日學校、一個女子團契、一個姊妹團契和兩個少年團契,讓當中不同人士得到牧養。因此,教會需要尋得更大的基地,可是,財政上的困難和以色列自治區內的官僚主義,使他們屢受挫折,未能成功覓得合適的地方。

恩典真理教會和葡園出版社若非有連繫,前者便會陷入其他教會正面對的困境,既沒有自己的地方,又要屢遭業主的逼遷。正統派的勢力曾逼使一群在北方的信徒於一個公園內聚會,弄至他們每個安息日在那裏受滋擾,又有哈西德派的好戰者向他們拍照。恩典真理教會過往曾被迫在各處公園或附近的樹林開聚會,這段日子維持了兩年多呢!

福音傳播
亞曆士費比成高(Alex Fabe Shenke)在恩典真理教會內是福音使者,維塔利∙寶莉信(Vitali Polyshuk)每週有兩天從旁協助。他作風低調,只是寄發傳單及小冊子,及約見曾經碰頭的人。每一天他總能遇上一些願意談屬靈的事的人。亞曆士的探訪不受時間限制,往往達到深夜時分。他邀請有興趣的人士參加週中的查經班及安息日聚會。當他們接受福音及公開承認信仰,長老便會約見他們,跟進輔導他們,其後替他們施浸。這種模式已成為恩典真理教會的特色。

有時候亞曆士認識了一些猶太裔的基督徒。他們是從蘇聯移民來的,他們多數不知道本國中也有猶太信徒,他們一旦發現這個教會,往往都異常與奮,並帶淚向亞曆士說:「我們還以為這裏只單有我們是信徒呢?」

罪在那裏顯多
我們有一位同工曾被一間教會在一個基督教會議中受到連番質詢,有人在巴勒斯坦工作過一段時間,曾目睹了猶太人種種暴行和錯誤行為,向這位同工逐一數落。我們的同工指出這些行徑誠然真實,無可置疑,可是,以色列人果真惡劣如斯,那我們更需要向他們傳福音。以色列人固然心不敬虔,我們卻何嘗不如此?罪在那裏顯多,恩典可不就此消失,卻是更顯為大。雖然以色列境內充斥著腐敗,強暴和欺凌,卻是少有人真的搬出耶路撒冷,遷入巴格達、德黑蘭或利雅得。古語有云「予其一魚,養之一天,教其捕魚,養之一生。」我們今天教導當地教會要傳福音,那教會定然會繼續成長。我們在以色列的工作,屬於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國際事工的基本要項,我們過往用了大部份的資源在葡園出版社。雅倫夏文教授(Professor Allan Harman)有此見地:「我們希望海外的教會越益強大,好使他們能為自己出版切合自己的好書。」

我們的刊物除了「叛徒」一書外,所擁有的讀者不多,出版費用大部份由中央基金資助。近期的政局發展逼使葡園出版社要自負盈虧。因此我們希望支持我們的人能註明是否願意把捐獻用在差會於以色列的工作,這裏存著前所未有的機會讓我們作工。然而,福音之門開啟後,仇敵亦將出現,我們在以色列的同工與教會比先前更需要你們的支持與禱告。

本文刊於第15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