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園」的生力軍

Ha GaFen是希伯來文,是英文「葡園」(Vine)的意思。它是以色列福音差會在以色列的工作重點,當中的職員都是既扳入工作又財華橫溢的人。以下是是出版社三位同工肖欣(Shoshi)、戴安娜(Diana)和大衛(David)的自我介紹。

肖欣(Shoshi)
肖欣(Shoshi)專責The Testimony(一本譯成現代希伯來文的兒童聖經)的原文探索和翻譯工作。

當我仍在孩童階段,就已醉心於書籍。每當父親夜裏到我床邊給我講故事的時候,假如電燈已關上,我就堅持他在講到下一頁的故事時一定要告訴我。文字對我而言十分重要,故此我有一部小小的記事簿,專用來記下那些我認為重要的文章。後來有人給我一部新約聖經,我發現其中有著一些我很喜愛的文章,但是,我只看到馬太福音第七章使停下來,直至我在特拉維夫大學唸藝術史的時候,才正正式式開始研讀這部新約聖經。為了加深認識一些偉大的宗教油畫,學生須要閱讀四福音。這些油畫大部分是為幫助那些不懂看聖經的人透過圖書認識聖經。儘管我對四福音的含意未盡領略,但其中的用字則獨特非凡。聖經的話能改變人的生命。記得曾有一位老師嘲笑天使向馬利亞報的喜訊,令我惱怒萬分。這真理豈容人們取笑呢?!

我足足用了兩年多時間發現這個真理的奧秘。我因著福音把真光引進我生命裏而雀躍不已。我和丈夫因而把我們第一個男孩命名為Oriel – 意即神是我的光。與愛神並願意事奉祂的人是一件樂事,其中尤以古希伯來文聖經翻譯成現代希伯來文聖經這項艱巨的工作更具挑戰性。由於古希伯來文聖經對現今年輕一代來說極為難澀,所以有必要將之重新翻譯,讓少年人都能閱讀神的話。十分感謝神讓我有此特權參與這項重要的工作,亦向一切無論是經濟上或代禱支持我們的人獻上衷心致謝。

戴安娜(Diana)
戴安娜澤爾科夫(Diana Zheltkov)負責「葡園」的美術工作,正努力不懈替The Testimony一書做插圖。

我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出生地是格魯吉亞的一個城鎮,自幼已篤信神,且很愛主。1990年我隨家人抵達以色列,我們那時是新移民,身無長物,要融入這個民族並非易事。尋找工作和學習希伯來文是我們最初遇到的困難,但都很快迎刃而解,可是我對這個國家仍感陌生。在踏入這塊土地的頭一年,我感到一份難以消除的寂寞,我當時無法想像有一天我會成為這個小國的一部份,在某一方面,以色列和格魯吉亞有著相異之處,但其他方面如風景、食物和衝動的個性,兩國都十分相近。

在往後的日子裏,一切都不同了。在藝術學校攻讀的日子是我人生最大的轉捩點,其後,在九二年春天,我開始入「葡園」工作,最初接觸到的是兒童雜誌和書籍,一年後,開始為現代希伯來文的兒童聖經製作繪圖初稿。

我在少艾的時候已喜愛繪畫格魯吉亞迷人的鄉村景色,但現時的藝術於我而言並非只是嗜好,而是日常所面對的工作。能夠在「葡園」事奉,參與繪製聖經的插圖,我感到很大的榮幸。我們剛完成新舊約仕書插圖的初稿,亦完成了創世記,言和雅歌的彩色插圖解釋。

大衛(David)
大衛塔爾(David Tal)在電腦設計方面的才華,正是「葡園」出版社的重要資產。雖然他來自信奉猶太教的家族,但在出版社的同工中間擔當一個獨特的崗位。

寂寞籠罩著房間,氣氛變得嚴肅,每個人都閉上眼低頭祈禱。我在「葡園」的同工中是唯一的非基督徒。雖然我無須出席同工們的祈禱會,但從起初我已明白到身為出版社的一份子,假如拒絕參與他們的祈禱會,刻意迴避這裏的屬靈氣氛,,那是於理不合的。

也許有人認為一個非基督徒在基督教機構工作會有很大的難處,尤其這裏工作的人都是重生得救,而且一切工作事務、所遇到的困難都籍祈禱解決,但事事上,自己身處其中,並非經常都感到左右為難的,反面有時覺得他們很不平凡。

「葡園」出版的書籍和雜誌是專為以色列境內的基督徒而製的。我的工作就是為出版社的刊物做設計,但我有另一角色要擔當—這當然與我本身的工作無關—就是成為許多傳道人的「實習對象」,其中主要是這裏的訪客。大多數基督徒疥十分熱心傳福音,即使有人已至少聽過七十五次福音或有人在基督教家庭長大,自幼便接觸福音,這群忠心的基督徒都鋤而不捨地為他們的信仰作見証,而我在這裏就成為他們唯一的目標。

對我而言,在「葡園」工作很有意義,同工們都很了不起。我很享受在這裏工作,不過,假如您有機會來到以色列探望「葡園」,又想向我這個唯一可在祈禱時東張西望的人傳道,煩請預先請示我們的負責人,以工作安排。

本文刊於第15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