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尼亞之旅

在七月,莫保羅(Paul Morris)和高雅歷(Alex Cowie)一同到羅馬尼亞參加一連串會議,其中包括一些福音性的會議。今次雅歷是首次踏足羅馬尼亞,但對保羅而言,則會是最後一次,因為他和太太茱迪(Judy)已取得澳洲的簽證。今次行程對雅歷有很大的鼓舞,而透過這篇文章,大家便可以得知他和保羅在當地的情形。

奧拉迪亞(Oradea
我們由布加勒斯特(Bucharest)通霄乘坐火車到俄立底亞,終於在七月十七日到達當地,住在羅馬尼亞差傳社大樓。我們深知道神是要我們遇上兩位對猶太人福音工作很有負擔的人。其中一位是伊蓮娜(Elena),她是一名基督徒,在工作上負責翻譯英文書為羅馬尼亞文。她告訴我們,她已離世的丈夫對猶太人很有負擔,而她自己也有同一心志。另外她透過一位作記者的基督徒朋友的協助,安排我們與當地猶太社區的主席見面。在那次機會中,我們遇上了比魯(Petru),他是一位基督徒律師,當日作了我們的傳譯員。他正在考慮繼續進修,可以裝備自己將來在猶太人事奉。除此之外,我們又認識了基督徒大學的一名領袖,他讓我們將來有機會到大學去講授如何向猶太人傳福音。同時我們也接觸了一對在一家小型基督教會參加聚會的猶太人裔信徒。

克盧日(Cluj)
在我們乘車到告魯的路途中,有一名年輕的學生坐在我的隔鄰,不久更主動用英語問我正在閱讀的一本猶太人復國活動的書是否有趣。其後我們便開始談論羅馬尼亞的政局和經濟,並和她準備到俄立底亞修讀歌劇的原因。戴娜(Dana)頸上戴著兩條項鍊,一條吊著一顆大衛之星,另一條則吊著一個十字架。我問她是否基督徒,她答道:「可能是,又可能不是。」當談論基督耶穌時,戴娜指她十分不明白有關三位一體的道理。雖然她曾到過一時正統教會,卻始終未能解決她的問題。我嘗試從舊約、約翰福音和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九節向她解釋這問題。據她自己所言,這次談話對她幫助很大。我透過講述自己的見證來向她解釋何謂信耶穌時,她告訴我她很想認識神,且說:「你很像一個傳福音的人。」

我們在告魯的時間十分充實。在其中一個聚會中,我向人分享見證,保羅則分享一本名為《贖罪日》(Yom Kippur)的書,當時就有十二位猶太人坐在望要的聽眾席。除此之外,我們還在一些教會中,遇上好些樂意在祈禱中紀念這事工或成立福音小組的年輕人。

在一家匈牙利浸信會的主日聚會中,浸信會神學院的主席為保羅作傳譯。其後我們有所交談,對方表示對CWI有意在羅馬尼亞成立分會有很大的興趣。

蘇恰瓦(Suceava)
到蘇斯瓦華的旅程既漫長又很熱,沿途經過加帕菲安(Carpathian)山脈,風景很優美。我們在傍晚時到達浸信會神學院,該處的牧師兼教授但以理(Daniel Biongeanu)督自迎接我們。當晚蚊子不停地令我們「精神奕奕」,到第二天,我們和為我們翻譯的一名年輕學生司提反(Stephen)一同到訪當地的猶太社區。那裡的主席很熱情地招呼我們。我們和他並他的會計傾談之後,他更抽出時間帶我們到當地的會堂見識見識。途中他聆聽保羅解釋,真正跟隨基督的人並不會如同納粹黨般會殺害猶太人。保羅分享自已的見證,講述自己如何歸向基督,並自始之後,自己怎樣對猶太人存著一份愛。

博托沙尼(Botoshani)
對我而言,整個羅馬尼亞行程中的高潮是我們到訪布士珊尼時,有超過二十六位猶太人來到我們所謂的晚餐聚會(supper evening)。當時我分享見證,集中講到數點,包括人的罪需要徹底的寬恕,和自己最初發現人不能靠自己來取悅神,為自己賺得天堂的入境簽證所引致的忿怒反應,並神讓自己領會到惟有用信心來相信基督是彌賽亞才能不被定罪等。保羅用幻燈片來輔助他分享《贖罪日》一書。其中真能感受得到神的同在。隨後的晚飯時間較長,因而多有機會解釋一個人如何信主。我被安排坐在數位能操英語的人中間,結果證明此舉真能造就別人。他們更對譯成羅馬尼亞的一些書籍很有興趣。除此之外,晚上每人都帶著希伯來文或羅馬尼亞文的新約聖經離開。將近結束時,主席親切的感謝保羅過去多年所作的一切,懷著滿心的感謝返回蘇斯瓦華。

雅西(lasi)
我們下一站是艾色,接近摩爾多瓦(Moldova)的邊境。途中我們經過很美麗的郊外,不過天氣卻頗為悶熱(達40°C),所以在火車內經過一段漫長的「蒸焗」後我們才到達艾色。到達時已經是2晚上了,我們直接到第一浸信教會出席他們逢每週中期舉行的聚會,那裡有科尼牧師(Pastor Florin)為我們作傳譯。第二天我們與他也有相交。當晚我們到了當地一家會堂,但奇怪的是當時正值有紀念聖殿被毀的活動,那裡卻只有很少人聚會。然後我們便起程回布加勒斯特(Bucharest)。

布加勒斯特(Bucharest)
大清早我們便動身到我們最愛的麥當勞享受令人為之一振的咖啡。數小時後我們與科尼見面,對方帶我們參加布加勒斯特主要的猶太信徒聚會處祟拜。我們很開心可以見到那裡的猶太信徒,且有機會問候和分享信息。

在我們回家之前,我們參觀猶太人博物館。那裡是一處很有趣的地方,我們遇上了一位在那裡工作的猶太女士,她熱情地歡迎我們,相信她是一位隱藏自己已信基督的猶太人。

飛機上的我被感謝的心充滿,因為神讓我們可以以祂的名來工作,而且旅程中認識了不少人。

本文刊於第28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