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注一擲

以色列在紀念立國五十週年之際,有意發出普赦,釋放強姦犯,謀殺犯和盜賊;就在此,政府一些閣員要求立法,把改變宗教信仰的人定罪。

一般原教旨民族主義勢力正在以色列境內肆虐,勃搖整個社會的安定。這股力量似在暗示,拉比式的猶太教擁有定奪國民生活本質的權力。國內無宗派的猶太人,保守派和改革派都一致地被這些自稱是正統派的人士剝奪投票權。

正當一些原教旨的回教國家對民國的信仰採取較開放的容忍態度和實行彼此尊重的政策之時,以色列的當權的正統分子卻提出一些建議,要使這個在中東唯一民主的國家走回頭路,返回昔日中古的黑暗統治時期。此際,以國正慶祝建國五十週年,當局在記念這個日子的同時,有意發出普赦令,釋放強姦犯、謀殺犯和盜賊,可是,就在這時,國內非民派力要求立法,使言論自由成為刑事罪行。

總理有意兩全其美
保護以色列言論自由的人士,付出很大努力,且已取得重大進展。整個以色列國會和政府都關注國際社會對一七四C議案發出的抗議。總理內塔尼亞胡(Netanyahu)就多方一再要求他表明立場反對議案一事,已公開一封他早時寫給一位美國朋友的信。他在信中答應會﹝悉力以赴﹞反對該議案。

儘管這封信未能平息國際社會持續的抗議,但一些海外代表以色列的團體不時引用總理該封信件,為要表明總理既然對議案持強硬反對的立場,就毋須過份憂慮以國的言論自由。然而,總理的反對態度現今令人存疑。

九七年十月五日,內塔尼亞胡去信國會一名正統議員波魯施拉比(Meir Porush)﹝也是現時建設及房屋部的處理部長﹞,寫道,「假若有一議案能保障宗教和言論自由,又能禁制宣教活動,但能在這兩方面取得適當的平衡,我會支持這一議案的……我非但不會支持宣教活動,而且說實話,我會加以反對。」

內塔尼亞胡有意做不可能做到的事,使兩件互相矛盾的事情並存–在誓言保障言論自由的同時,又想立法加以禁止。

九七年十二月十日,國會前電訊部長平奇斯(Raphael Pinchasi)﹝也是信奉正統教派﹞,建議立法議會考慮提出一項議案,禁止以色列境內一切形式的宗教同化,並禁止國民改變所信奉的宗教。

這議題已提交內務委員會等候進一步商議。委員會已於一月十三日召開有關會議。商議內容如下:

1. 由於保存以色列國的猶太民族特色比堅持民主更重要,故脫離猶太教改信其他宗教,對保持這種民族特色構成威脅。委員會大部份成員都同意,「宗教自由」一項的定義並不適用於有宗教信仰的人士。宗教本身不應受到挑戰,故毋須為宗教立場申辯,但是,於個人而言,就不應有改變信仰的自由,因此一切改變信仰的自由都應加以禁止。

2.有宣教士一再被指稱使用違法途徑,取得別人改信基督教的承諾,因此有必要限制他們傳教的自由。現時雖有法例止以物質的利益交換信仰改變,但這法例已被認為不足以阻嚇這類事情的發生,況且委員許多成員均同意有必要立法禁止改變他人信仰等自由。

3.假如有一以討論為本的議案交委員會,委員會將以支持的態度檢討該議案。

4.委員會同意要求司法部長建議該如何推展議案,並建議此議案應採取何種形式。

換言之,國會可能在部分議員游說下強把民主的以色列國推回中世紀的黑暗時期。現時,伊朗、沙特阿拉伯是中東少數以鐡腕統治的國家,這些國家領袖以高壓手段統治人民,其中有不少男女成為良心的囚犯,因他們敢於抵抗政府加諸其身上的宗教和政治迫害。假如以色列國會真的通過此等法案,國家將被放棄作為民主國的權利,且必然失喪現時許多友國的支持。

以色列的政客並不同意,宗教事情需要透過議論,對話和相互間的詰難來解決。他們似乎只相信自己有權定奪國民選擇所屬的宗教信仰,並認為國民沒有權利按自己的意願和良心做決定。

受到正統派分子的騷擾
陸續有跡象顯示,以色列的基督徒受侵擾的次數越來越多。在亞克一地,警方禁止一間基督教書店銷售聖經,聲稱這是「違法」的行動。一名警員更威脅說,若書店內的聖經不立刻全部搬走,他們就會充公所有放在櫥窗的聖經,並逮捕書店的經理。另外在Kiryat Yam 一地,過去兩年來,Ohaley Rachamin Congregation 不斷受到正統派分子的威脅和騷擾,以致他們的敬拜聚會不時要停止。去年十月,該聚會的地方發生火警,大廈受損。警方相信這極可能是一宗縱火案。

每年都會有大批基督徒參與耶路撒冷大遊行。往年也不例外。去年十月廿日大遊行結束時,一名正統派的猶太分子向一名年輕女基督徒擲石,擊中她的面孔,令其受傷。同年十一月十三日,Hardera 一幢屬於一對年邁的信主夫婦所有房屋被人破門而入,傢俬遭人惡意破壞,財物被偷去,並且有人在牆上塗鴉,內容針對宣教士的憎厭。這對夫婦受到極大威脅,恐防隨時再受襲擊。

來自正統派的壓力
在提比里斯,一個公開的基督教集會原安排在一處海濱空地上舉行,卻遭受政府資助的一個團體 (Yad Le’ Achim) 反對。該團體向海濱統管者發出警告,表示若他們容許集會舉行,就撤消他們的許可經營証。當地猶太人教法師向酒店、餐館和會堂發出一張名為 Kashrut 的証件,証明他們是嚴格遵守教法師定下的飲食規則。雖然這些規則與那些經營業務無關,卻一直以來被正統派分子用來強迫經營者依從他們一些與飲食無關的要求。若有不依從的,可能遭受巨額的金錢損失。許多商業都要靠賴 Kashrut 証書才能生存。

耶路撒冷假日酒店在接到類似來自正統派分子的恐嚇後,即單方面取消一個將於三日後在該酒店舉行的基督教會議。該會議其後移師至國家劇院舉行,也受到類似的恐嚇,但會議仍然如期舉行。

在拿撒勒,一名埃塞俄比亞牧師再三被人以死恐嚇,又得悉有人懸紅殺害他,他的朋友紛紛提醒他不要獨自離家外出。牧師雖然要求有關部門把他遷往其他地區,但都受到阻撓,令到他和太太及四名子女終日在惶恐中過活。

以色列報章刊登一些有關彌賽亞的連載﹝這些廣告須付廣告費﹞,表明基督就是那位真正的彌賽亞,並強調其信仰內容是離不開猶太人的。

儘管來自正統派的壓力,但這些報章考慮到,對他們而言,言論自由比反民主的要求更切合他們報章的路線。這是首次有以色列傳媒在宗教自由問題上採取明確的道德立場,是受人歡迎和令人鼓舞的行動。

以國的正統派猶太人相信,假如他們的國家能証明到自己的優越實力,彌賽亞必然「立刻顯現」。Lubavitcher 教派一名具影響力的已故領袖舒尼遜(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曾發表一些公開言論,煽起一股彌賽亞的熱潮。已有為興建第三所聖殿作準備的材料,包括聖殿傢俱、除罪用的器皿等,加上在不久前在本地誕生了一頭全身紅色的小母牛,更有可能使這一切成為事實。此外,在稱為聖經密碼(Bible Code)一書中發現了一些地位重要的猶太拉比的名字,這點進一步使正統派份子感到鼓舞。一七四C議案無疑是正統派要顯示自已配得上彌賽亞顯現的其中一個手段。看來他們要把猶太基督徒剷除淨盡才肯罷休。

本文刊於第17期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