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宣教路

龐大衛(David Bond)宣教士於1985年加入差會,與太太思雅(Sylvia)在倫敦西北部的猶太社群中傳福音。大衛已於2010年11月底退休,以下是他在退休前所寫的代禱信,回顧過去25年的宣教事奉,數算神的恩典。


25年前,我和思雅帶著3個孩子,從英格蘭西南部的康沃爾(Cornwall)來到倫敦,向猶太人傳福音。這些年來,發生了很多事,我們的孩子亦早已長大成人和結婚,我們現有9個非常可愛的孫兒。

我們在1985年來到倫敦西北部,經常在所參加的教會附近的猶太社區逐家探訪。起初,猶太人對我們的探訪不感興趣,甚至有敵意。1991年海灣戰爭爆發前的一段日子,由於對戰事的恐懼,猶太人的態度變得較開放,願意討論信仰,以及接受福音刊物。自那時開始,直到現今,逐家探訪使我們有很多機會與猶太人對話,不少時候,門檻上的初次接觸,更漸漸發展成為友誼。在最高峰的時期,大約有80個家庭可以讓我們持續探訪。

其中一次,陳紫蘭宣教士和我,在雪後初融的日子逐戶探訪猶太人,那一次的經歷,至今仍印象鮮明。我們與穆里爾(Muriel)第一次碰面,她非常樂意與我們交談。後來,她邀請我們進入她的家,說:「我通常不會在門檻上跟你們這樣的人談話,可是,因為你們不怕麻煩,在下雪的日子仍然前來,我知道你們是認真的。」我們與她漸漸成為好朋友,有許多機會回答她對基督信仰的疑問。

紫蘭和我在探訪潔路蒂(Gertrude)約7年之後,她才邀請我們進入她的家,友誼亦漸次進深。她與我的談話之中,其中最深刻的是:「大衛,我羨慕你們的信心,但願我能像你一樣深信不疑!」可悲的是,我們不知道她在去世前是否已經信主了。

另一次,我和幾位同工逐家探訪,沒有一人得到令人鼓舞的回應。數星期後,猶太女士底波拉(Deborah)打電話給差會總部,要求我們探訪,原來她收到我們放在信箱裡的福音單張。總部的同工莫米高(Mike Moore)把地址給我,讓我去探望她。第一次探訪,我把猶太基督徒海倫薩比路(Helen Shapiro)的見證錄音帶送給她,又送上Jesus For Jews見證集。回家不久,我便接到她的電話,說:「那卷錄音帶已回答我的一切問題,我相信耶穌,我現在要做甚麼?」我繼續探訪底波拉,定期與她查考聖經,直到她的健康轉壞,必須入住療養院,不久,她便在那兒安息主懷。

又一次,世界福音動員會的逐家探訪使我認識了伊曼紐爾(Emmanuel),那時,我來到倫敦才只有數個月,此後的許多年,我經常探訪他。伊曼紐爾常常熱烈駁斥我的信仰,但我一次又一次驚奇地發現,在探訪他之前的幾天,我總是「湊巧」地讀到一本書,使我能回答他的問題。

在倫敦宣教的這些年間,我經常與差會同工,以及一些弟兄姊妹定期逐家探訪。我們派出了成千上萬的福音單張,接觸了很多猶太人,與他們成為朋友。據我們所知,透過逐家探訪而信主的,只有底波拉一人,雖然如此,感謝神,讓我們與很多猶太朋友建立了友誼,有許多撒播種子的機會。正如哥林多前書3:6所說,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幾年前,我與前差會同工潘美琪宣教士探訪的時候,向她提到,我看不到與正統派猶太人建立友誼的門路。可是,在不久之後,一位朋友介紹我認識一位來自正統派猶太教背景的猶太基督徒。漸漸地,我與他的家人成為朋友,又認識了其他屬於正統派猶太教的猶太人,他們來參加我們在家中舉行的音樂晚會。後來,我與一位極端正統派猶太教的猶太人成為朋友,他經常造訪我們的家,我有機會與他分享信仰。

來到倫敦數年後,我成了教會的長老,對我被猶太人接納有很大助益。1997年開始,我在倫敦神學院(London Theological Seminary)教授聖經希伯來文,猶太人就更接納我了。還記得在1995年,猶太朋友米利暗(Miriam) 問我:「耶穌時代的猶太人為甚麼拒絕接受耶穌是彌賽亞?他們所期待的彌賽亞是怎樣的?」我盡所能回答,我知道,我需要進深研究這個課題。於是,我報名修讀哲學碩士,研究「第二聖殿時期的彌賽亞盼望」(Messianic Expectation in Second Temple Times)。三年半後,我獲得哲學碩士學位,我把論文交給米利暗,請她評論,說:「這就是你所提出的問題的答案,共有40,000字。」幾個月前,我們與米利暗的以色列朋友共聚,她告訴他們,十分欣賞我的論文,認為能與我們交朋友是她的榮幸。米利暗曾跟陳紫蘭、潘美琪和我經常查考聖經,歷時幾個月,她仍然熱衷於更多認識基督教信仰。

許多猶太人有很好的音樂造詣,或是非常喜歡古典音樂,我既畢業於大學的音樂系,又曾是音樂老師,便透過音樂與猶太人建立友誼。多年來,我常與一位以色列音樂家相聚,主要是在一起鑽研鋼琴二重奏曲目,有時也為他的朋友演奏,也與他討論基督教信仰,他亦熱心地把他對基督教的認識傳遞給他的以色列朋友。思雅和我跟他的家人非常熟落,還有他的一些朋友,他們大都來自以色列。我知道,音樂具有獨特力量,促進人與人的溝通,使人們凝聚一起,因此,過去數年,我和思雅在家中舉辦音樂晚會,思雅按著猶太人的食物規條,預備了美味的食物。目前,我正在籌備在本月底舉行的音樂晚會,主要邀請的對象是正統派猶太教朋友,除了我會演奏外,還有一位猶太朋友演奏小提琴、喬納森古奇(Jonathan Gooch)彈奏鋼琴,以及拿單歷查(Nathan Richards)吹奏小號。我也與一些愛唱歌的猶太人共聚,每個月的練歌時間,讓我可以更深入認識這些朋友。

退休以後,思雅和我仍然在倫敦居住,我們盼望保持與猶太朋友交往。我還將繼續在倫敦神學院教授希伯來文、發聲方法(Voice Production)和猶太學科,特別是「第二聖殿時期的猶太信仰」。我亦會繼續承擔教會的長老職事,我們教會的牧師已退休,現正物色新牧師,請代禱,求神快快為我們預備。

多謝你們多年來一直忠心地關心我們的事奉,沒有你們的代禱,我們不可能與這些猶太朋友建立友誼,向他們傳福音。也感謝你們奉獻支持我們。請繼續為我們與猶太朋友的交往禱告,我們尤其盼望看到他們接受耶穌是彌賽亞,那將是我們最大的喜樂。並請為差會和各宣教士的事奉禱告。

主內,
大衛、思雅
2010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