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歷史

CWI在以色列

第一部份

 

第二部份

差會自1847年以來一直參與在以色列地的宣教事工。當時在「萬先生」(Mr.Manning)領導下,差會在海法(Jaffa)辦學,1858年萬先生辭職返回英國。1921年,利善博牧師(Rev. Sabot B. Rehold)出現了,利牧師是拉比拿弗他(Rabbi Naphtha)的兒子,生於耶路撒冷(1876),他信主的詳情鮮為人知。有一位與普里茅斯兄弟會(Plymouth Brethren)有聯繫的約瑟先生一直在聖地事奉,巧遇年青的利善博,造就了這位年輕人日後蒙恩得救的經歷。利牧師肄業於格拉斯哥大學及愛丁堡的自由教會大學(Free Church College)。1897至1906年間,他是格拉斯哥的「邦拿猶太人差會」(Boner Memorial Mission to the Jews)的監督。1908年他接受呼召到加拿大多倫多長老會事奉,在當地協助開設了首間希伯來信徒會堂(Hebrew Christian Synagogue)。他又參與成立美洲希伯來信徒聯會(Hebrew-Christian Alliance of America)。

1919年利善博與約瑟先生返回巴勒斯坦,其時約瑟罹患重病,甚為憂慮他在海法(Haifa)所建立的事工無人繼後。他提議把他位於迦密山的產業交給利善博,但利牧師卻認為將業權歸到英國猶太人佈道差會(the British Society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Gospel among the Jews──即以色列福音差會的前身)的名下是更好的安排。兩年後,利牧師委身於英國猶太人佈道差會在巴勒斯坦的事工。其時蘇格蘭自由教會(Free Church of Scotland)邀請英國猶太人佈道差會作他們的猶太宣教工作的代理人。以色列福音差會與蘇格蘭自由教會的宣教伙伴關係就是這樣奠定下來,兩者到今天仍保持密切聯繫。

在這段日子裏,宣教事工以不同的形式發展。起初以色列地幾乎並無猶太人信徒。猶太殖民不但人數稀少,而且他們忙於應付生活上的需要。差會於是以醫療及宗教書籍作宣教渠道,出版希伯來文刊物,並積極協助人數日漸增加的猶太社群,改善他們的生活。差會的其中一項事工是設立一所工場,讓殖民學習木工和皮革工藝。差會在納粹統治歐洲時期積極參與拯救猶太裔小孩。

不辭勞苦的利善博當時已廣為人所熟悉。他策騎那匹跟他一樣不辭勞苦的驢子,穿州過省為猶太人的事工請命,游說英國的當權者。他致力協助當時的猶太復國運動。利善博能夠成為1925年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創校典禮的嘉賓也是不無原因的。利善博興建了一間診所,並推展遍及各地的褔音刊物事工。他又在蘇格蘭人基堤(W.M. Christie)的領導下,推動籌辦「迦密山聖經學院」。

基堤只有十四歲時已清楚知道神呼召他向猶太人宣教。於是他到愛丁堡及倫敦的自由教會大學攻讀,並遠赴德國萊比錫的猶太學院(Institutum Judaicum, Leipzig),在戴法蘭(Franz Delitzsch)的門下學習,積極裝備自己。幾年後他與蘇格蘭自由教會的巴勒斯坦分部合作,開始在迦利利的薩法德(Safed)宣教。後來他遷居到敘利亞的亞勒頗(Allepo),與英格蘭長老會合作宣教。其後他又回到薩法德和蘇格蘭格拉斯哥事奉。1922年,格拉斯哥大學頒授他榮譽神學博士學位,以表揚他「淵博的猶太學識」。三年後,即1925年,他代表大學出席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創校典禮。利善博在1929年休假期間訪英,他的演講激發了基堤加入英國猶太人佈道差會,肩負海法神學院監督工作的心志。另一個與自由教會的聯繫是透過麥樂冰女士(Robina Maclean)在1934年被教會委派到海法,以護士工作去事奉。

利善博在1931年於埃及開羅逝世,監督事工的使命便落在他的妻子身上。她一直擔當這個崗位至1960年,然後由卓雅各博士(Dr. James Churcher)繼承。卓博士早在1924年委身,在這許多年間他在利善博夫婦的領導下事奉。卓雅各生於1898年,在格拉斯哥的聖經學院及倫敦的聖湯瑪斯醫院接受宣教訓練。他加入英國猶太人佈道差會在倫敦東部的醫療福音部,先在倫敦的WhiteChapel區事奉,一年後遷居到巴勒斯坦服事當地的人。他一直忠心事主,在1937年榮獲帝王勳章及1977年退休時獲英女皇伊利沙伯頒發大英帝國榮譽勳章。
卓博士是傳統型的宣教士:堅定、自律、和藹可親、彬彬有禮。雖然他不像前任的利善博般是猶太人,但海法的猶太社群都非常尊重他。「六日戰爭」爆發時,他正在英國休假。他一聽到戰事的消息,立即放下一切事情趕回以色列,為的是「萬一有人需要我」。因戰事的關係,以色列經歷了重大的改變,而人們對卓雅各的主要事工(醫療)的需求已減少,醫療事工隨後也漸漸淡出了。忠心耿耿的同工,如賀拉莉姊妹(Huegette Harrari)和瑪施姊妹(Thea Marx)卻繼續留守崗位,直至她們退休為止。

在1980年代初期,有一次德裔的詩荷姊妹(Martha Schall)接到以色列政府通知說她不再獲發工作簽証,即將須要離境。短小精幹的她跑到負責批核簽証的托夫先生的辦事處去。她面對面跟他說「不」,疾言厲色地告訴那驚訝的官員,除非他讓她留下來照顧「她的」病人,直到她回天家見造物主為止,否則他要為病人的安危負上全部責任。托夫先生批准她的簽証延期,後來他給她的評語是:「好一位女子!」詩荷姊妹在工作簽証屆滿後,繼續以遊客身份到以色列,獻上自己的時間和金錢去照顧那些她多年來幫助的老年人。

現在
以色列福音差會一向與時並進。位於海法的書店已交由當地的信徒管理,作為他們的外展中心,並藉文字工作牧養當地的信眾。在海法市的另一些房產則已售與另一個基督教機構,成為戒毒人士復康中心及世界福音動員會(Operation Mobilisation)的以色列總部。
現時差會的工作重心已轉移到以色列中部的葡園出版社(HaGefen Publishing),在那兒開始了一個龐大的出版計劃。葡園出版了成人和兒童雜誌季刊、各種福音單張,以及一系列栽培信徒靈命的書籍。葡園又應邀協助製作新一輯由本地人撰寫和演繹的敬拜歌曲。其後出版社又與一間本地教會共同製作了主日學教材。目前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是當代希伯來文兒童聖經全集,內容包括聖經全文和忠於聖經描述的風景、花卉、動物和物件插圖。
在差會同工的積極推動下,過去幾年間成立了「希伯來語福音團契」(Fellowship of Hebrew Speaking Congregations)、「全國福音委員會」(National Evangelistic Committee)、「國際猶太人福音工作論壇」(Mishkan–International Forum on Jewish Evangelism)、在以色列地的「TEE計劃」及「全國社會援助基金」(National Social Aid Fund)。此外,他們在其他本地和全國性的有關組織中都擔當重要的角色。為帶領爭取以色列地的言論自由而成立的「彌賽亞行動委員會」(Messianic Action Committee),就是由我們的同工籌組,並參與事奉了一年半,到如今差會仍管理組織的基金。我們也曾經協助其他本地基督教團體製作希伯來文的教材。

以色列福音差會現在專注幾項令人振奮的事工,其中包括:(一)當代希伯來文兒童聖經全集,旨在幫助以色列的兒童用自己的語文去閱讀、明白和愛慕神的話語。(二) 以色列唯一有全套課程的主日學教材。(三)以希伯來文撰寫和以猶太讀者為對象的聖經、神學和基督教歷史方面的書籍。(四)有實用價值的基督教書籍,如《天路歷程》(Pilgrim’s Progress) 、《認識神》(Knowing God)、白謝利(Jerry Bridge)《追求聖潔》(The Pursuit of Holiness)、頻克(A.W. Pink)的《神的主權》(The Sovereignty of God)及簡易版的加爾文《基督教要義》(Calvin’s Institutes of the Christian Religion)。(五)成年及兒童基督徒季刊。另外在考慮之中的計劃包括編寫一本希伯來文的聖經註釋。

將來──新一代的投資
「那世代的人也都歸了自己的列祖。後來有別的世代興起,不知道耶和華,也不知道耶和華為以色列人所行的事。」(士二10)

以色列立國五十周年見證了神的信實,祂履行祂的約──不滅絕雅各及大衛的後裔。自一九四八年復國以來,在以色列及世界各地數以千計的猶太人進入了由他們的彌賽亞──主耶穌所設立的新約。充滿生機而又繁衍的以色列教會正踏入第二代。但以色列教會的增長仍然充滿問題。教會被孤立,缺乏靈命成熟的領導人。由2000年起,必須有對策以促進猶太基督徒團體的增長。

神的約的中心是要親自供給以色列以至他們不致缺乏。作為神的子民,教會當彰顯神的信實;差會承諾為以色列下一代能在神話語上有深切認識而努力。他們最大的需要是對聖經有更佳的認識及可以應用在生活上。可是,實際情形是缺乏希伯來語和俄語的屬靈書籍和研經參考書籍,只得少數有關救恩基要的書籍,且缺乏基督教歷史文獻。差會深願眾教會加入這廿一世紀的以色列文字事工。